今天是:
协商民主应不断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
发布时间:2014-09-11   来源:刘承高     浏览: 7658

 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正式确立,协商民主这一民主制度自此开始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十八大报告中指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要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通过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等渠道,就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广泛协商,广纳群言、广集民智,增进共识、增强合力。

一、现阶段我国协商民主的理论与实践

我国政治协商制度从诞生就是对选举民主不足的补充,与西方国家不同,西方的民主理论家大多把选举和竞争视为民主的基本要素;实践中,随着民主政治的不断深入,选举本身存在的问题不断地暴露出来,多数原则本身存在的弊病、选举过程本身存在的缺陷等等,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随着少数族群、多元文化的兴起,选举民主本身的这些弊病显得越来越明显。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协商民主在西方兴起,并得到了广泛的好评。

协商民主将政治参与的主体从少数人扩展为广大公民,扩大了民主的基础。协商民主不仅要民主程序的结果,同时也注重民主程序的实质性过程。协商民主能够多方面、多形式地反映民意,弥补选举民主过程的不足。通过协商的这种形式,民主的范围得到延展,原本存在分歧的行政民主模式因协商而得到缓和;原本民主难以推行的少数民族地区和多元利益集团,因为协商而使得民主变得有效。因为有了更为广泛的沟通交流,而不是生硬单存的投票选举,协商民主达成的共识更容易为各利益全体所接受。

我国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明确,各民主党派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核心,中共与民主党派是团结合作的关系,其根本利益和奋斗目标是一致的。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在国家重大问题上进行民主协商、科学决策,不仅能促进执政能力的改善,而且对加强参政党建设也有着积极的作用。不仅避免了多党竞争、造成的政治动荡,又避免了一党专制、缺少监督导致的种种弊端,赢得了中国各民主党派和各界人士的广泛认同,成为保障各党派共同发展、和衷共济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随着我过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社会各阶层的流动、分化和组合日益加快,新的经济成分、利益群体和社会组织不断产生,利益关系和社会矛盾日益复杂,社会各阶层特别是新的社会群体的物质利益要求和政治利益诉求日益增强;如何协调各方利益,协商民主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协商民主以和谐为核心价值观,以求同存异、体谅包容为原则,以建立平等协商、对话、协调的机制为保证,以达成各方利益表达、各种矛盾化解为重点,以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为取向。

三、我国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现状与发展

公民的政治参与是现代社会民主制度赖以存在的基础,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是当今中国政治发展面临的重大课题。在中共十七大报告忠就曾强调:“要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们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体现了民主和法治、参与和秩序、发展和稳定的有机结合,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对新阶段政治发展的要求相一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要体现在参与主体数量的增加、参与客体范围的扩大、参与途径方式的增加以及参与功效的增强,通过自主、理性的方式并按照一定的程序或秩序更广泛、更深入的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政府决策和政治生活。

公民对政治生活的积极参与是公民争取和扩大个人权利的基本途径,是实现对公共权力有效制约的基本条件,是纠正决策失误、进行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重要手段。由此可知,公民政治参与对于发展民主政治而言,意义极为重大。只有通过公民参与,才能真正实现民主的价值。只有通过公民参与,才能真正运转民主政治,才能真正履行公民的民主权利。所以,没有公民参与,就没有民主,也没有民主政治,从发展民主政治的角度来看,协商民主和公民政治参与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方向。但是政治参与的制度不完善、参与渠道的不畅通,制约着公民政治参与;公民政治参与总体水平偏低,参与能力不强;公民的知情权有限,限制了公民的政治参与。

四、如何扩大协商民主中的公民有序政治参与

协商民主的初衷就是体现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需求,社会结构的变化、多元化利益诉求和矛盾调解又需要公民通过民主协商的途径去去解决。要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务必扩大协商的主体、增加协商的范围、畅通协商的途径和多样化协商的方式。

协商的主体就是有政治参与需求、积极参与活动的公民,包括公民个体和社会组织,其中社会组织政治参与的能力和影响更大。对政治参与主体而言,要着力培育他们的民主精神和法治意识,提高政治参与能力和水平,增强参与的主动性和自觉性性,使得公民或民间组织都能合作公事、理性行事。

协商的领域是指参与所涉及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公民政治参与是所有参与中最具实质性意义的参与,政治参与不仅包括公民参与政治生活,还包括参与文化、经济和社会生活。要扩大公民政治参与就必须扩大参与的领域、参与的范围。如果公民参与范围较小,仅仅局限在某一个小领域,就意味着公民在更多领域难以发挥作用。

协商的渠道是公民用思想言行去影响公共政策和公共生活的场所和途径。坚持和完善这些民主制度,加强人大机关、政协机关、各民主党派、各种自治机构建设,就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拓宽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渠道。作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把社会上的先进分子吸收到党内,这种开放性特质的政治参与得以充分实现。各民主党派也广泛地联系着社会各行各业、各个方面,因而参政党的存在也拓宽了社会利益表达和政治参与的渠道。我国合作型的政党制度既发挥了凝聚力量、增进团结的作用,又有利于融合各阶层利益,为扩大社会政治参与提供了制度化的组织、方法和程序,因此加强政治组织的发展壮大也是扩大协商渠道的有效途径。

协商的形式是公民参与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方式。目前在我国政治体制中,各级人大主要通过投票和选举的方式履行各种法定职能,投票、选举已经成为人民群众经常性的政治参与方式。政协通过协商、调研、视察等方式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为各党派、各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提供合法政治平台,努力促进他们广泛有序地参与国事。少数民族地区、村民自治是民众行使民主权利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或渠道。在我国的监督体系中,群众监督是最直接体现公民政治参与的。公民通常用批评、建议、申诉、控告、检举等方式进行民主监督。推进以民间组织为主体的组织化参与、充分发挥人民信访的政治参与作用等也是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重要组成部分。